灯光

【启副】已经是记忆

【启副】已经是记忆
个人觉得是颗糖,至少佛爷是喜欢副官的???
*主佛爷视角,无副官视角
无头无尾,只是心血来潮
occ请指出,谢谢~
壹.大婚
长沙张府,到处一片喜庆。
“这个张府今天是干什么呀?这般热闹。”一个外地人问道。
碰巧一个过路人听见了,于是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今天啊,是张大佛爷和 北平新月饭店尹大小姐的大婚日子啊!”过路人说得唾沫横飞,“那家伙,场面一个大啊,不过他们二人也的的确确是郎才女貌,般配至极!”
“哦~”外地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继而转头道谢,“多谢了。”
过路人先前还未曾注意他的模样,这一看去,便有些呆了:那人生得唇红齿白,一头短碎卷发衬得他意气风发,身着麻色小西服。(原谅我,容貌描写废啊~)不过这人面貌怎的都有一股熟悉感,待过路人细细一想,恍然大悟:“这……这不是张副官嘛!”再抬头,那人只远远的留下个背影。
过路人连忙跑到张府门口,不顾士兵的阻拦,也不顾那新人正在拜堂,更没想过张副官怎会不知张府,大喊:“我看到张副官啦!我看到张副官啦!”那声音,震耳欲聋。
热闹的酒席瞬时安静,身为新郎官的张启山立刻大步走向过路人,问道:“在哪儿?!”
过路人指着一个方向:“向,向那去了。”
张启山立刻奔向那个方向,丢下尹新月一个人尴尬地站在府中,尹新月看着张启山狂奔而去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怨恨。
日山,上次你不露声响地就走了,这次,绝对不会让你走了。
张启山这样想着,他看见他了,还是那副模样,不过换了一身行头。
“日山……”
走在路上的丁卯听见了一声微小的呼唤,转过头去,看见了刚刚正在拜堂的张大佛爷,大口喘息着,看着自己,又好像不是在看自己――仿佛透过自己看见了另一个人。
…………
后来,张大佛爷张启山与新月饭店大小姐尹新月在成亲当日突然不成亲了。
再后来,张大佛爷身边的张副官失踪之后,不久又出现了一个与张副官生的一个模样却截然不懂的漕运商会小少爷――丁卯。
没人知道,张副官到底去了哪儿。
如果,张家人去到一次张家古楼,就会看见那个沉睡在那儿的少年。
――――――THE END――――――
好了,完了,完全是脑洞,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
啊,薛晓的道长我已经不打算写了……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