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

【启副】已经是记忆

【启副】已经是记忆
个人觉得是颗糖,至少佛爷是喜欢副官的???
*主佛爷视角,无副官视角
无头无尾,只是心血来潮
occ请指出,谢谢~
壹.大婚
长沙张府,到处一片喜庆。
“这个张府今天是干什么呀?这般热闹。”一个外地人问道。
碰巧一个过路人听见了,于是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今天啊,是张大佛爷和 北平新月饭店尹大小姐的大婚日子啊!”过路人说得唾沫横飞,“那家伙,场面一个大啊,不过他们二人也的的确确是郎才女貌,般配至极!”
“哦~”外地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继而转头道谢,“多谢了。”
过路人先前还未曾注意他的模样,这一看去,便有些呆了:那人生得唇红齿白,一头短碎卷发衬得他意气风发,身着麻色小西服。(原谅我,容貌描写废啊~)不过这人面貌怎的都有一股熟悉感,待过路人细细一想,恍然大悟:“这……这不是张副官嘛!”再抬头,那人只远远的留下个背影。
过路人连忙跑到张府门口,不顾士兵的阻拦,也不顾那新人正在拜堂,更没想过张副官怎会不知张府,大喊:“我看到张副官啦!我看到张副官啦!”那声音,震耳欲聋。
热闹的酒席瞬时安静,身为新郎官的张启山立刻大步走向过路人,问道:“在哪儿?!”
过路人指着一个方向:“向,向那去了。”
张启山立刻奔向那个方向,丢下尹新月一个人尴尬地站在府中,尹新月看着张启山狂奔而去的背影,眼底划过一丝怨恨。
日山,上次你不露声响地就走了,这次,绝对不会让你走了。
张启山这样想着,他看见他了,还是那副模样,不过换了一身行头。
“日山……”
走在路上的丁卯听见了一声微小的呼唤,转过头去,看见了刚刚正在拜堂的张大佛爷,大口喘息着,看着自己,又好像不是在看自己――仿佛透过自己看见了另一个人。
…………
后来,张大佛爷张启山与新月饭店大小姐尹新月在成亲当日突然不成亲了。
再后来,张大佛爷身边的张副官失踪之后,不久又出现了一个与张副官生的一个模样却截然不懂的漕运商会小少爷――丁卯。
没人知道,张副官到底去了哪儿。
如果,张家人去到一次张家古楼,就会看见那个沉睡在那儿的少年。
――――――THE END――――――
好了,完了,完全是脑洞,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
啊,薛晓的道长我已经不打算写了……

【薛晓薛】道长

*脑洞产物,单向暗恋
  私设:道长称薛洋阿洋(不要问我道长为什么没想到薛洋,我不管不管~~~)

薛洋知道晓星尘喜欢的只是那个在义庄的阿洋,而不是他薛洋,可他就是不想放手。
晓星尘就像一道阳光,谁不想抓住温暖的阳光呢,何况那是薛洋一生中唯一的一束小小的阳光。
要说薛洋对晓星尘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变了质,还得追溯到一次夜猎:
“阿洋,我要出去夜猎了,要一起吗?”晓星尘拿起放在门边的霜华,转头问道。
那一边正在擦拭降灾的薛洋,听了这话,笑着回答:“当然要了!”继而向在外面不知道在干什么的阿箐说,“小瞎子,你就安分呆着啊。”
“我不叫小瞎子!我有名字!”阿箐气得直冒火,等到薛洋他们走了一段路,她兀自走向义庄内,边走边说:“老子一杆杆夺死你!”
“道长,道长,阿洋好累啊,我们休息一会吧~”薛洋好似身上没了骨头,整个人儿都瘫在晓星尘身上。晓星尘许是拿他当小孩子,也没做什么动作,收起霜华,拍了拍薛洋头顶,点头应下。
他们在一棵树下稍作休息。“道长,今晚的月亮很亮。”薛洋靠在树上,转头看向晓星尘,皎洁的月光照在他的脸上,镀上了一层银边,他整个人都显得清冷高洁。
看到这副画面,薛洋眼中划过一丝厌恶,他讨厌这样的晓星尘,眼珠子咕噜一转,又想出了一个鬼点子……
——————TBC——————
脑洞肝起来也是如此之难,看来我还是适合默默看

佛(唐三藏x女儿国国王)

超短的短篇
结局是开放式结局
第一人称:唐僧



“若有来世………”我只能向她许下个诺言,哪知她却双手搭上我的肩,倚在我身上,柔柔道:“我不要什么来世,我只要今生……”
我连忙走到一个空地,双手合十,不断念着佛经,以此想来平复心中的欲,“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复道,“陛下!请给贫僧通关文牒罢!”话语里带着些许急躁,也不敢睁眼。
许久没听见她的声音,心中急躁更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御弟哥哥,你若睁开眼,我就放你走。”接着,我又感觉到一股香气向我袭近,我知道,那是她在走过来。
“陛下……”我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或许说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为贴切些,我不敢睁开眼。
“你说四大皆空,我只要你睁开眼看看我,若是真的四大皆空,我就放你走,御弟哥哥~”我能感觉到她是伏在我耳边说的,一股股热气喷在我耳廓上。
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在睁开眼,已不是皇宫了,也不见那女儿家。
…………………
后来,我还是走了,我此生已许佛门,不该再眷恋红尘种种。
其实当时被蝎子精掳(大雾)走时,我第一次有些庆幸,
“御弟哥哥!若有来生……”送行那天,她远远地和我说。
哦,是我对她许诺的。
呵,成了佛哪有什么来生,我 自嘲道。
再后来,我恢复金蝉子的金身,常伴佛祖左右。
一天,佛祖却告诉我们,最近会有一位女子成佛。
心,兀的不安起来。
真的是她。
————完———